瀏覽數:130
字型調整:

金融機構與科技公司從競爭走向合作

發表日期:2017-09-12
Responsive image

歐洲大銀行流程瘦身,為金融科技開捷徑

金融機構及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最大效用應存在於:如何縮短痛苦的磨合期,使金融科技快速推動。雙方的衝突關係管理,至今尚未發展出成熟的最佳模式,唯一確定的是,創新和風險管理需要同步進行。

撰文:黃庭瑄

科技公司最初在發展金融科技(FinTech)時,是以大型金融體系為競爭對手,提供銀行無法觸及的金融服務,從行動社群或各類廣大的消費者端開始擴展市場。然而,在全球FinTech的趨勢影響之下,許多傳統金融機構已著手研擬新模式找尋出路。金融機構與科技公司對於發展FinTech的態度,已漸漸由競爭演變為合作。目前台灣、歐美因金融法規繁瑣又嚴謹,在面對創新科技時,同樣遇到了痛苦的磨合期,最主要的推動關鍵將在於簡化程序、界定權限及變革組織。
 

銀行和科技公司合作增加

《The Banker》在今年7月號的文章指出,過去2年,銀行與科技公司的合作模式漸趨成熟,銀行開始發現在快速變遷的數位世界裡,與科技公司結盟是保持創新和靈活的生存之道。金融科技增加了金融機構可觸及、可追溯的資訊來源,使其可在短期內累積出龐大的消費者資訊,這些資訊是傳統模式下數10年才能達到的數量。

ACI及Magna Carta在2017年〈金融科技干擾因素報告〉(FinTech Disruptors Report)中指出,80%的銀行相信,銀行業務與金融科技結合發展,是金融服務的未來趨勢。資誠PwC在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調查〉(Global FinTech Report)中也指出,82%的銀行預期,與科技公司的合作在未來3∼5年會繼續增加,其中45%的銀行已經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比2016年高出32%;77%的銀行預期到了2020年,將使用區塊鏈(block chain)做為生產系統的一部分。


創新和風險管理面臨衝突

而,銀行及金融科技公司接軌時會產生許多衝突,尤其是在取得客戶資料的過程中,會遇到合法性、相容性和系統安全等問題。

PwC的調查指出,54%的銀行認為資料存放、權限設定和保護是阻礙創新的幾個主要因素。《The Banker》訪問歐美幾家目前正在與金融機構接洽的科技公司,提出的觀點包括:科技公司本身需要有很強的系統安全把關能力,因為技術面通過之後,合法授權的過程又是另一條漫漫長路,同時,銀行內部也需有人員大力推動執行過程。

有些銀行與科技公司合作前,花了很多時間進行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但金融科技公司大多為規模小的新創公司,難符合這些條件。金融科技公司常有極大的現金流壓力,銀行的長期作業常使這些公司很難經營,由於銀行原本的功能即是保護客戶資料,提供穩定及安全的金融系統,因此光是花在授權文件的時間和精力,就足以擊垮一家新創科技公司。金融機構及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的最大效用應存在於:如何縮短痛苦的磨合期,使金融科技快速推動。問題的癥結在於大型金融機構的法規制度不利於創新,銀行有許多條例、規則是為了保護本身組織避免各種風險,然而面對新科技時,需要進行大幅的內部調整,不只是法規的改變,而是提高整體的學習效果,改變組織運作方式。

 

歐洲大銀行啟動組織調整

為了走在金融科技的前線,歐洲幾家主要的金融機構皆致力於縮減程序,設法讓各部門能同時運作,使組織更為有效率。簡化的成果以英國Barclays公司與銀行共同推動的金融科技為例,科技公司方面將初期涉入程度降低,設定權限,不進入銀行及客戶資料系統;而銀行將6∼9個月的程序縮短至幾個星期,將92頁法規文件縮短至2頁保密協議。

為了快速讓概念性產品進入實驗,許多大型銀行開設金融科技實驗室(FinTech lab),與各部門切割降低處理成本;亦有些銀行開始思考,若要付出成本提供客戶資料,使科技公司能運用他們的數據,那科技公司是否應免費提供軟體作為交換,或是從與科技公司合作的概念性產品就開始進行收費,然而資產歸屬又會是下一個問題。

科技公司與金融機構的衝突關係管理,至今尚未發展出成熟的最佳模式,唯一確定的是創新和風險管理需要同步進行。台灣在此方面的發展,大環境方面,金管會今年推出的《金融科技創新實驗條例》草案,雖在政策上有多項鬆綁,然而,金融科技要能更順利推動,仍有一大因素是取決於傳統金融機構的內規改革、企業文化重塑、接受創新等方面的努力。

目前FinTech的創新大部分仍屬於金融機構研發進行系統購置,為了不讓顧客資料流失,還未出現跟資訊公司合作的參照經驗,而許多科技業者、通路業者也想主動提供金融服務,其與金融業者之間的競爭和整合是現在的主要課題。

〈文章來源出處:台灣銀行家 [第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