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五代:一個讓你難以想像的年代

點閱:1

作者:何木風作

出版年:2009[民98]

出版社:海鴿文化

ISBN:9789866714702 ; 9866714705

加入購物車 閱讀14天
今日兌換可閱讀至2019-03-06
試閱

歐陽修稱之為:「天地閉,賢人隱」的時代。
錢穆說:「五代是中國歷史上最亂、最無恥的一個時代。」

一個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將不將、兵不兵的時代!

始作俑者:朱溫

九○四年,朱溫逼迫唐昭宗和百官遷往自己的勢力中心洛陽。昭宗在遷往的途中作了一首《思帝鄉》之詞:「紇千山頭凍殺雀,何不飛去生處樂?況我此行悠悠,未知落在何所?」慘澹之情,溢於言表。——周遠廉:《中國封建王朝興亡史》

河南,也就是汝穎之地,毫無天險,災害頻仍。曹操、朱溫,處在列強的夾擊包圍之中,倔強其間,仍然成就了大事。靠的是什麼呢?仍然是人的因素,是他們的戰略戰術得當。——(宋)洪邁:《容齋隨筆》(今人讀史評論)

朱溫本是反唐農民軍團黃巢的部下,因屢立戰功,在黃巢攻陷長安稱帝後被封為同州防禦使。當時的同州實在是一處戰略要地:向西,它可以防備朝廷糾集的藩鎮軍隊;向東,它是黃巢東向進軍的必經之地。其地位可謂舉足輕重。

當時,河中節度使王重榮屯兵數萬,糾合各路藩鎮兵,以圖興復大唐。而想要興復大唐的第一步就是把黃巢趕出長安去,那麼,同州就是必經之地了。王重榮本來就是一個靠打仗發跡的藩鎮主,當時朱溫的兵馬遠遠不及他的一半,所以,總是吃敗仗。

朱溫向黃巢借兵,但信件都被黃巢手下的左軍使孟楷扣住了。朱溫得知這一事情後真想放棄同州回長安殺了那廝。就在這時,他的一名手下叫謝瞳的跟他說,黃巢是個草莽,之所以能撐到現在這個場面,只不過是趁大唐衰落的空隙,撿個便宜。難道你還指望他以後能有所作為?你看現在,唐皇帝在四川一招呼,諸藩鎮之兵就集結起來了,這說明唐朝氣數還未盡呢!況且,我們在外面征戰,而孟楷還鼓搗手腳。前有章邯背秦而歸楚之鑒,大王您今天就學學歷史吧!

朱溫突然靈光大開,殺了黃巢安在他營裏的監軍,向王重榮投降。時逃亡在成都的唐僖宗聽後大喜,遙封他為左金吾衛大將軍、河中行營招討副使,又賜名為「全忠」。後人在這件事上認為他看清了時勢而叛變黃巢,是個徹底的叛徒。但他是冤枉的,如果他真想投降,何必要和王重榮打十幾個來回呢?!

但有一件事卻是不容懷疑的,朱溫的投降,使得早已經陷入困境的黃巢兵團雪上加霜。不出兩年,黃巢被追兵所殺。朱溫也因為戰功卓著,被趕回長安的唐僖宗封為宣武節度使。黃巢的死造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後果:由於在鎮壓黃巢軍團的過程中,各藩鎮主迅速強大,唐王朝更難以駕馭這些本就不容易駕馭的武夫了。

朱溫無疑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員。當唐昭宗登基時,他已經成為河南最強大的藩鎮主了。唐昭宗光化三年(九○○年),宮裏太監劉季述等人囚禁了唐昭宗,企圖扶植新帝登基。朱溫在朝廷宰相崔胤的幫助下派人進宮一舉殲滅了劉季述集團,因此被唐昭宗封為梁王。

過了不久,同樣是一個太監——神策軍頭領太監韓全誨聯合了一個叫李茂貞的藩鎮主將唐昭宗劫持到了陝西鳳翔。崔胤急忙給朱溫去信,朱溫親自率兵直奔鳳翔。

九○三年正月,李茂貞出城投降。朱溫建議唐昭宗把這些總挑事的宦官全部誅殺,唐昭宗以為然。於是,宮裏的太監自然免不了一死,出使在外監軍的宦官也沒有逃脫厄運,昭宗令各地藩鎮主將其全部誅殺,只留職位低而幼弱者二十幾人以備灑掃。

後人評價朱溫這一舉措時,說他徹底剷除了唐朝存在多年的宦官干預朝政的禍害,實在是大功一件。但這又冤枉了朱溫,他的本意完全是為了樹立在唐昭宗心中的地位,以此來壯大自己的勢力。按常理,朱溫先後救了唐昭宗兩次,唐昭宗本該對他感恩戴德。可是事實卻是,唐昭宗在鳳翔時卻想殺了朱溫。

何木風

對歷史有獨到的研究與體會,善於用文學的筆調、客觀歷史的觀點與思維,生動的還原歷史的細節和真相。文風趨向於評書,通俗而有歷史韻味,詼諧有趣卻又尊重歷史真實。

  • 前言(第5頁)
  • 後記(第367頁)
同出版社作品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