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我確信這世界是由故事所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裡找故事,在故事裡找生活。申惠豐,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紙飛機生活誌》總監。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熱門文章
在死亡面前思考真實
發表日期:2018-06-27

門診位於醫院地下三樓,我找不到路,服務台的志工媽媽...

一起喜歡澎湖
發表日期:2018-06-20

除了家,記憶中,很少有過帶著思念離開一個地方的經驗...

共55筆,頁數1/6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文章總覽
當個浪漫的現實主義者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11-05

小女孩坐在我研究室的沙發上,說話時動作很多,時而將身體埋入椅背,時而歪著頭盯著天花板發呆,下一秒又突然坐正了身子,邊說話邊揮手,彷彿想用力的撥開糾纏在她身旁如陰魂一般的困惑,這些動作,毫不掩飾的說明了她正處於某種無能為力的禁錮狀態,她對我說,她被困住了,在這裡,她找不到目標與意義,說著說著,紅了眼眶....

細雨的夜巷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10-05

所有的愛情故事,看起來似乎都很像,但我的不一樣,應該說,不那麼典型,我不能說我們彼此曾經相戀過,在朋友的眼中,這只是一段持續很久的單戀,雖然沒人知道,但愛情,它確實曾經發生過,只是推遲了許久,像是深埋凍原裡的花,在一次意外的融雪中,再度綻放,在那個尚未意識活過便即死去的短暫時刻,那道融雪的陽光,成為....

有機蔬菜箱是老天爺給的豐收:專訪楊從貴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09-05

好食生活新選擇     「食物」代表的意義很複雜,不只是填飽肚子那麼簡單,它是一種生活的文化也是一種生活的美學,與我們的日常緊密連結。食物的好壞,影響著我們的身體健康;親朋好友聯繫情感,熱絡的餐桌也少不了美味的菜餚;媽媽的家常菜,是我們永恆的鄉愁,召喚著我們生命....

說真話是骨氣,被討厭是勇氣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08-22

辦公室有一種人讓我很敬佩,就是敢在會議裡,對著主管提出異議的人。當主管沉浸於自己的世界裡,滔滔不絕發表著(可能是自以為是的)某些「高瞻遠矚」的想法時,底下的人們,巴結一點的會無意識但規律性的點頭,厭世一點的會在議程紙上畫些纏繞畫,多數人可能一邊點頭一邊作畫,但就是沒有人會講內心話。  ....

有機,一種好生活的概念:專訪黃博元醫師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08-05

脫下遮陽帽,「民安農場」主人黃博元醫師招呼我們喝茶。有機茶,那是當然,黃醫師對「有機」兩個字十分堅持,只要談到「有機」,他就渾身是勁,手舞足蹈,滔滔不絕,像個看到心愛玩具的小男孩,迫不及待的想跟玩伴們分享,他的熱情很有渲染力,你很難不喜歡他。     坐在一旁的....

成熟,就是「變軟」的過程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07-25

在提案失敗後,我深刻反省了一次自己,像訂正作業那般,重頭到尾把自己省視了一回,我知道,可能在很多人眼中,這其實算不上什麼大挫敗,案子沒拿到這種鳥事,無數人經歷過無數次,這事兒,天天在發生,但我就是很在意,不想輸,當然是其中的一個點,但真正的挫敗感,其實來自於對自我認知的動搖,這次的失敗,我看到了自己....

生命沒有失敗,只是還沒完成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9-01-04

到大學教書當教授,說來其實意外,我從來都不是功課好的人,在我們那個年代,大學教授代表的意義除了「優秀」二字,別無他義。可是這兩個字,在我前半段的人生歷程中,從來都是沾不上邊的。我的學業狀況很糟,而且是從小學一路糟到大學。在那個還有聯考的年代,國中畢業後,我一所學校都沒考上,只能含著淚在重考補習班被折....

在死亡面前思考真實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8-06-27

門診位於醫院地下三樓,我找不到路,服務台的志工媽媽手指著安全門,要我走樓梯下去,很寂寞的一條路,燈光很暗,回音很大,耳裡聽到的都是自己頗為沉重的腳步聲。走到地下三樓,推開厚重的安全門,出去是一條長長的廊道,左邊是往停車場,右轉往放射腫瘤科。   看著科室的招牌,老實說,我沒想過....

一起喜歡澎湖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8-06-20

除了家,記憶中,很少有過帶著思念離開一個地方的經驗。 那只是一段極短的飛行航程,比我平日上班的通勤時間更短,若不是隔著一道海峽,根本不會意識到,我即將前往的,是一座離我頗為遙遠的小島。 出發前,我對這座島有著浪漫的想像,總之不脫碧海藍天,陽光沙灘,觀光客一般的貧乏畫面,或許思念便....

走自己的路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發表日期:2018-04-16

走路時,我總習慣低著頭,看著我的腳步往前走,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事,接著就會用比較愉快的心情,踏出第二步、第三步,我總是用這種方法,讓自己願意走得遠一點,沒有地圖,只有方向,不去計算目標有多遠,不朝遠方看,只關注在自己的下一步,逼自己踏出去,我不會設定自己要走多遠,要多快速的抵達,就像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