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數:303
字型調整:

德國銀行雙層級與三大支柱

發表日期:2018-03-13
Responsive image

特殊金融結構  乘數發揮穩定效力

德國社會市場經濟體制之思維,以經濟穩定為優先,因而造就銀行業獲利較低,但穩健且永續發展的金融環境。

撰文:李顯峰

德國的金融體系由雙層級及三個支柱所構建,在國際間有其特殊結構性。最早可溯及1468年德國奧古斯堡富商傅格(Jacob Fugger)家族提供民眾及經濟弱勢者的小額貸款業務,後來地方貴族及領主逐漸發展成立儲蓄銀行(Sparkassen)及邦銀行(Landesbanken)。隨著商業交易對於金融服務需求日增,最後成立股份銀行。

 

德國銀行體系的雙層架構

德國的銀行體系立基於雙層級, 構建所謂的三支柱。第一層為一般性商業銀行——綜合銀行(Universalbanken)及專業銀行(Spezialbanken),是以顧客導向的貨幣金融機構,以追求盈利為目標。綜合銀行經營各項金融服務,其市占率高達95%,其餘投資銀行的比重相對甚低。

 

第二層為監理機關—— 歐洲央行系統(ESZB)與其執行機構,以執行經濟政策及國民經濟

政策目標,包括歐盟(EU)會員國的央行。自1999年實施歐洲經濟暨貨幣同盟(EMU)後,成立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 ECB)為共同貨幣的管理機構,歐洲央行(總

部在德國法蘭克福) 執行共同貨幣政策,歐元區的19國央行都為成員。德國聯邦銀行(Deutsche Bundesbank,即德國央行)與聯邦金融監理局(Die Bundesanstalt für

Finanzdienstleistungsaufsicht, Bafin)合作,執行德國境內金融機構的監理任務。

 

依據德國銀行法(KWG)第一條規定銀行的業務種類,包括存放款、有價證券保管、匯款清算、保證信託、電子貨幣業務、股票金融契約及不動產等管理投資等,須獲得聯邦金融監理局的許可從事營業,例外者是德國央行及專業銀行(見下述)。

 

德國的金融監理體系

德國是歐盟會員國,各會員國將若干國家權力讓渡給歐盟,各國仍保有獨立的行政及立法權。1999年設置歐洲中央銀行後,使用單一貨幣—— 歐元(Euro)。德國的金融監理體系包含歐盟層級及德國國家層級的二層監理機制。

一、歐盟銀行監理機構包括:

1. 歐洲銀行業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 EBA):職掌為制定泛歐洲銀行適用的標準法規且執行壓力測試。

2. 歐洲中央銀行:發行單一貨幣—— 歐元,執行歐元區金融及貨幣政策的制定及監管措施。

3. 歐盟單一清算委員會(Single Resolution Board, SRB):職掌為處理歐洲問題銀行的破產及清算事務。

二、德國國家層級的銀行監理機構包括:

1. 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主要監理機關,制定符合歐洲銀行監理標準適用德國的監管規定,負責銀行設置審核以及執行金融檢查。

2. 德國聯邦銀行:是歐洲中央銀行的成員,參與歐洲央行制定金融,以及貨幣政策的決策,與BaFin共同執行銀行的監管工作,無行政處罰權。

3. 聯邦金融市場穩定局(Die Bundesanstalt für Finanzmarktstabilisierung, FMSA):

維持德國金融市場的穩定,處理德國銀行紓困及救助事宜。

德國金融業監理機構主要是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是德國聯邦財政部轄下的獨立聯邦機構。2002年4月德國通過金融機構合併法,將銀行監督局(負責監督銀行業務)、保險監督局(負責監督保險業務)及證券期貨監督局(負責監督證券期貨業務)等3個監理機構合併,於2002年5月1日成立運作。聯邦金融監管局監理德國所有的銀行、保險、證券等金融機構交易、投資退休基金等,功能為監督企業營運穩健及保護消費者權益,並執行監理洗錢防制、打擊資恐,具有實質裁罰權,以維持總體經濟穩定及提升競爭力。

BaFin直接監督約1,550家以上貨幣金融機構、金融服務業者、40家支付及電子貨幣商、90家外資在德國分行機構、540家保險機構、30家退休基金、260家資本管理公司及6,100檔以上的境內基金。組織結構設置委員會、銀行監理處、保險及退休基金監理處、證券及資產管理監理處、行政及法律事務(含消費者保護)處等。

 

綜合銀行建構的3大支柱

1957年德西地區貨幣金融機構有13,359家,若包含分行在內的金融機構則計有26,333家,1990年東西德合併後計有49,064家,其後隨著金融機構逐漸整併而減少,2008年發生國際金融危機造成衝擊,2010年後貨幣金融機構數目顯著減少,2016年有1,888家,包含分行計有33,914家。合作銀行央行於2016年納入特定開發功能銀行(政策性銀行),2016年金融機構以合作銀行占51.6%最多分布最廣,儲蓄銀行占21.3%,小型商業銀行(區域性銀行最多)占14.8%,特定開發功能銀行有21家,營建基金有20家。(見表1及表2)

 

一、商業銀行(Privatbanken)

包括大型金融集團(含郵政銀行被德意志銀行併購)、中小型銀行、外國金融機構的分行及若干民間區域性銀行。大型金融集團集中為綜合銀行、營運零售及合作銀行(Corporate Banking),以及投資銀行。若干銀行營業地域為區域性,有些屬於不動產貸款型或消費者貸款型銀行。

 

二、 公營銀行(公法人金融機構,Öffentlicherechtliche Kreditinstitute)

主要為儲蓄銀行(Sparkassen)及邦銀行(Landesbanken)。

8家邦銀行中除了漢堡什列森霍施坦邦銀行(HSH Nordbank)是有限公司組織外,其餘由單一邦或數個邦政府合資組成,包括巴伐利亞邦銀行(BayernLB)、巴登符登堡邦銀行(LBBW)、黑森圖林嘉邦銀行(Helaba)、北德邦銀行(N o r d L B) 、布萊梅邦銀行(BremerLB)、薩爾邦銀行(SaarLB)及柏林邦銀行(LBB)等,邦政府,以及儲蓄銀行是主要股東。依據2016年3月與歐盟的協議,漢堡什列森霍施坦邦銀行(HSH Nordbank)將於2018年8月前民營化。

邦銀行是各地區儲蓄銀行的管理監督銀行,經營證券業務、國際支付及提供巨額貸款,提供零售銀行補助、開發補助及營建協會補助。另儲蓄銀行提供消費者購置財產設備及貸款。

 

三、 合作銀行(G e n o s s e n s -chaftsbanken)

如雷發巽銀行(Raiffeisenbanken)等,許多客戶也是股東,分行廣遍及各個小城鎮,服務民眾,具普惠金融特性。

另外,特殊及專業銀行則包括德國聯邦銀行、信貸重建銀行(KfW,為政策性銀行)、社會保險基金及聯邦勞工局(Bundesagentur für Arbeit),不從事一般商業銀行的業務。至於德國在國外投資的大型銀行只有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及德國商業銀行(Comerzbank)。

德國銀行體系的資產結構,2017年10月底以對非貨幣金融機構(non-MFIs)放款€4.06兆(占資產總額51.65%)最多,第二位為對貨幣金融機構(MFIs)放款€2.37兆(占30.17

%),庫存現金及央行信用餘額占6.68%,參與權益(participating interests)占1.44%,其他資產則占10.06%。

 

至於德國銀行體系的負債結構,以非貨幣金融機構存款€3.67兆(占負債及權益總和的46.74%)最多,貨幣金融機構存款€1.77兆(占負債及權益總和的22.46%)居第二位,第三位是不記名債券(Bearer debt securitiesoutstanding)€1.11兆(占14.10%),權益€5,112億(占6.49%),其他負債€8,025億(占10.21%)。(見下頁表3、表4)

 

德國銀行營運及轉型:獲利低但穩健

德國銀行業的獲利較低,依據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的評鑑報告,2014年平均資產報酬率只有0.3%,大型銀行只為0.2%;平均權益報酬率(ROE)為3.2%,大型銀行為3.3%;平均淨利差(net interest margin)為202%,大型銀行只為1.2%;平均營業成本對收入比是71.8%,大型銀行為81.6%;平均第一類資本比(Tier 1 Capital Ratio)是15.1%,大型銀行為14.4%。資產品質方面,平均不良資產比(NPL Ratio)為3.5%,大型銀行為3.9%;平均覆蓋率(Provisioning Coverage Ratio)為44.1%,大型銀行為42.5%。另依據歐盟議會公布,2016年12月德國銀行業的NPL金額€680億,NPL比為2.5%,經歷金融危機未顯著提高。可能是德國的社會市場經濟體制的思維,以經濟穩定優先,企業不以追求高利潤為最高目的,較重視擴大經營規模的影響。

 

自1990年東西德合併,德國銀行機構的家數增加後逐漸整頓而大幅減少,2008年發生國際金融危機造成衝擊,2010年後貨幣金融機構數目顯著減少,主要是儲蓄銀行及合作銀行整頓以獲得規模經濟。德國法令不允許民間銀行取得公營銀行的股份,但若干邦銀行購買民間銀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後,德國商業銀行購併德勒斯登銀行,德意志銀行購併郵政銀行,也發生外國銀行購併德國金融機構。

 

儲蓄銀行較安全度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打擊,但大型銀行、邦銀行、合作央行及部分專業銀行等因大量購買次級貸款擔保債務憑證(CDOs)及資產抵押證券,遭遇到鉅額損失。2008年10月德國聯邦政府成立金融市場穩定特別基金(Sonderfonds Finanzstabiliosierung, SoFFin),最高額度€4,800億供保證及重整資本,由新成立的FMSA執行,判斷流動性暫時短缺而非無償還能力會導致銀行危機,因而藉著資金拆借、提供擔保及增資方式協助金融機構解決流動性暫時短缺的問題,該特別基金在2010年底結束。次貸危機並未引發銀行體系大幅的連鎖衝擊,該基金的貸款多數獲得償還。

2010年歐債危機爆發後,德國大型銀行及邦銀行持有歐債國家大量債權,使大型銀行及邦銀行的資產大幅減少,減少對企業及個人的貸款能力,需進行增資及整頓。相對上,占多數的儲蓄銀行、區域銀行及合作銀行等專注傳統銀行業務,未深入國際資本市場及其體系外銀行間市場交易,幾乎未受到歐債危機及銀行業危機的衝擊,因而其資產增加。另合作銀行的規模更小,合作銀行央行擔負流動性調節的功能,只在體系內占用流通資金,未受到歐債危機的衝擊,使其資產隨著業務擴張而累積。

 

德國銀行體系嘗試轉型,經歷金融危機衝擊的教訓,2013年8月通過銀行隔離法(簡稱Trennbankgesetz),簡化金融清算及破產程序,制定懲罰機制,要求銀行在2016年7月1日之前,自營業務超過€1,000億者,或不少於€900億且超過該金融機構總資產的20%者,須使之在一獨立金融機構中經營,將儲蓄銀行與風險高的投資銀行業務隔離,確保商業銀行的基本功能不受到金融市場波動的衝擊。儲蓄銀行及合作銀行繼續藉合併及裁撤營業據點以提高營業績效,也因應數位網路交易的發展。

 

德國銀行業的獲利較低,貨幣金融機構數目多,但銀行體系的三支柱發揮其因應金融危機的穩定功能,有其特色。大型銀行及邦銀行也在轉型中,逐漸減少衍生性金融產品的業務。至於德國銀行是否數目過多,以致影響競爭力,則是可以繼續探討的問題。(本文作者為臺灣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德國畢勒斐大學博士)


〈文章來源出處:台灣銀行家 [第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