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數:298
字型調整:

委內瑞拉的啟示

發表日期:2018-07-11
Responsive image

撰文:劉錦龍

美國聯邦舊金山銀行主席約翰威廉呼籲,各國政府在財政政策上應致力追求長期經濟成長與促使實質自然利率的提升;並提早因應退休金與社會安全網計劃所遭遇的資金欠缺與不足問題。

6月12日美國川普總統與北韓領袖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談,受到全球矚目,但這同時,北韓的經濟發展狀況也受到高度關注。美國著名的線上經濟學教學網站Marginal Revolution University,就在這時提出「制度(institution)因素」在人類經濟發展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亞歷客斯•塔巴羅克(Alex Tabarrok)這位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喬治梅森(George Mason)大學的經濟學系教授,利用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夜間亮光資料說明北韓與南韓間的重大差異,不難發現北韓與日本、台灣甚至中國沿海間的明顯差別。

 

制度因素影響國家發展

「制度因素」課題的重大影響,位於拉丁美洲的一個國家—— 委內瑞拉,正在持續的改變這個國家的人民生活方式與未來憧憬。委內瑞拉這個在國際經濟中扮演一定角色,但在台灣並非是一個大家熟悉的國家,最近幾年的發展,卻值得我們來深思。

 

去年9月,川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說,就大肆批判委內瑞拉因奉行社會主義,讓這個國家的人民帶來貧窮與災難。美國為了對抗委內瑞拉政府與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獨裁專制,自從去年至今就實施一連串的經濟制裁行動,包括對特定委內瑞拉人士在美資產的凍結,今年初則禁止委內瑞拉加密貨幣——石油幣(Petro)的買賣,最近則為了懲罰馬杜羅總統在新的一輪總統大選中的舞弊行為,進一步禁止委內瑞拉的主權債券與應收帳款在美國境內進行交易。

 

委內瑞拉這個拉丁美洲的國家,在國際經濟上的影響遠遠高於其它拉丁美洲國家,主要因素在於擁有豐富的石油與天然氣兩項礦產資源。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5個原始創始國之一,根據OPEC在2010年統計,委內瑞拉的石油蘊藏量高達2,965億桶,甚至高於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石油蘊藏量最高的國家。根據美國能源部資料,委內瑞拉的石油生產在1997年間曾高達每天320萬桶的生產量,在2004年到2015年間也都維持在每天約250萬桶的生產量。但是在短短的23年間,生產量一路下滑,最近OPEC資料顯示每天的生產量約140萬桶,美國能源部預估,委內瑞拉的石油生產量在2019年底前都將持續減產。

 

石油生產的不振只是委內瑞拉經濟惡化的一個例子,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全球經濟展望,委內瑞拉每人國民所得GDP在2017年較前一年下跌12.5%,自2013年以來已經累積下降37%,預估2018年將再下降15%。換言之,自2013 年以來的5年間,國民所得下降50%,這已經是拉丁美洲國家自195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衰退案例,也是國際上除了戰爭以外少見的例子。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數字更是駭人聽聞,在2017 年創下13,379%的歷史紀錄後,2018 年至今又已經達到24,571%,比2013年時的49.4%已經高出許多,更不用提在1973年曾只有3.22%的情況。現階段出現在委內瑞拉的局面,就是物資與糧食短缺、暴力犯罪大幅增加,而且由於藥物缺乏也造成嬰幼兒死亡率大幅攀升。

 

極權獨裁政治造成民生凋敝

為何委內瑞拉的經濟形成這種崩壞局面,這就不得不說明一下委內瑞拉的政治發展。美國海軍學院波加赫西莫維奇(Polga-Hecimovich)教授指出,雖然委內瑞拉早自1958年以來就推行民主制度,但因為政黨限制與缺乏民主代表的普遍性,以致選民於1998 年將選票改投給民粹主義者查維茲(Hugo Chavez)。查維茲總統上台後,力行「社會主義路線」,其做法有幾項:一、將許多企業收歸國有,其範圍包括石油、農業、金融、重工業、鋼鐵、電信、電力、運輸與旅遊;二、實施民生用品價格管制;三、外匯管制。此外,打著照顧平民口號,大量進行補貼,包括醫療、教育與食物,完全不考慮國家財政的負擔。另一方面,為了力行社會主義,委內瑞拉與俄羅斯與中國大力發展關係,並向這兩個國家大量舉債,再以石油出口方式換債。

 

查維茲總統在2013 年過世,繼任者馬杜羅總統並未改變先前的政策,仍然力行社會主義路線。另一方面,馬杜羅欠缺查維茲那樣的親民性,因而選擇與軍方權力合作,採行更加獨裁與集權的統治方式,並大肆逮捕反對陣營與抗議人士。查維茲與馬杜羅政權所推動的國家經濟體制的變革,將民營企業國營化,不但降低生產效率,更導致外資企業紛紛離開,並造成國內投資不足。民生用品價格管制,更是阻斷商品流通,特別是使得生產者無利可圖,造成商品短缺。同樣的,外匯管制除了造成美元黑市猖獗,也導致進口商品不足,國內物價起飛。委內瑞拉的經濟,長期以來,依靠著石油生產與出口收入,石油銷售占委內瑞拉國民所得達50%,而石油出口收入更占出口總收入的95%。在石油價格由2004年上揚以來,委內瑞拉的經濟仍得以維持,但石油價格由每桶120美元的高點降至25美元時,委內瑞拉單靠單一產業的發展,自然危機重重。這時政府不願去降低非生產性的大量政府支出,卻改而由政府印製鈔票去彌補財政赤字,自然就容易發生高度通貨膨脹,這在全世界的經濟歷史早有先例,不用說眾多社會主義「制度性因素」所造成對經濟發展的不利影響。

 

社會福利與經濟發展 互助或衝突?

委內瑞拉的處境值得國人去思考兩項問題。第一,政府大量金錢補貼民眾的合宜性;第二,對於極權政權國家的長遠經濟發展的看法。美國聯邦舊金山銀行主席約翰威廉(John Williams)在去年一場討論全球經濟成長緩慢的原因中,特別呼籲各國政府在財政政策上應致力於追求長期經濟成長與促使實質自然利率的提升。各國政府在面臨退休金與社會安全網計劃所遭遇的資金欠缺與不足問題,必須提早因應,若政府不能在目前就採取必要行動,則在不久的將來勢必將付出更高的代價。威廉主席的說法足以讓國人深思在面臨公教人員退休金議題上,應有的思考方向。另一方面,川普總統大力抨擊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為人類帶來災難,而政治極權尤不可取。當台灣面臨美國與中國的貿易紛爭,與過去過度集中於中國市場的出口行為,為台灣長久經濟發展著想,實應加以提早改變。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03期]〉